【曲陽三絕②】跟著雅楠去看北岳廟!

2019-08-13 15:20:09  來源:長城網  責編:

  “德寧之殿,取自‘以德治國、天下安寧’之意。大家可以仔細看一下,這四字為楷書,筆力雄健,遒勁多姿……”8月7日下午,曲陽縣北岳廟解說員李雅楠又迎來了一波山東的游客。到北岳廟景區工作整一年了,她的聲音也越來越自信與從容。

圖片默認標題_fororder_1

圖為北岳廟景區解說員李雅楠在為游客講解景區歷史。記者 路欽淋 攝

  北岳廟至今已有1500多年的歷史,它始建于南北朝北魏宣武帝景明、正始年間(公元500-508年),是歷代封建帝王祭祀古北岳恒山之地,為官方祭祀專用場所。北岳廟規模宏大,古建成群,南北長542米,東西寬321米,主要建筑呈“田”字形,是第二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4A級旅游景區。

  登岳橋、過午門、跨過朝岳門、經過御香亭……踏著青苔、伴著蟬鳴,跟著李雅楠一路看碑刻、賞古建筑,走走停停,很快,就來到了北岳廟主體建筑德寧之殿。

  德寧之殿占地2009.8平方米,高25.6米,殿面寬九間,進深六間,宋、元、明、清各代均進行過大大小小16次維修與擴建,因為它現在多存有元代建筑風格,被確定為我國目前尚存元代最大的木結構建筑。

  這里有吳道子真跡《天宮圖》

  “德寧之殿內東西兩壁有唐代畫圣吳道子所繪《天宮圖》,東壁為‘云行雨施’,西壁為‘萬國咸寧’……”雖說同樣的解說內容說了一遍又一遍,可對于李雅楠來說,她還是喜歡解說德寧之殿內的壁畫《天宮圖》,因為面對的游客不同,每次都有新鮮感。

圖片默認標題_fororder_2

圖為北岳廟景區解說員李雅楠在講解壁畫。記者 路欽淋 攝

  “大家找找壁畫上有沒有認識的人物?”

  “這是傳說中的雷公電母嗎?”

  為了讓更多來到北岳廟的游客了解這段歷史,李雅楠告訴記者她在解說上下了一番巧勁,“不想給游客那種死搬硬套,我告訴游客就結束了的感覺。根據不同游客的特點,可以通俗易懂,也可以多加些專業術語,主要還是讓大家了解北岳廟,了解曲陽。”李雅楠笑著說。

  德寧之殿的《天宮圖》分為東西兩壁,各高8米,長18米。東壁叫《云行雨施》,畫的是天宮中眾天神正在興師動眾、興云布雨,普降甘霖的具體情節和人物形象。在壁畫的正中間畫有一條長達6.4米的巨龍,這是整幅壁畫的精華所在,它體態蜿蜒,兩目晶瑩,須發柔眉,四爪蒼勁有力,若浮若動,幾欲破墻而出,頗具運動感。

  西壁壁畫叫《萬國咸寧》,畫的是諸天神在完成為民降福的任務后,得勝回宮,世間風調雨順的場景。最高處“飛天神”是全幅壁畫的精華,它相貌猙獰,肌肉粗健,橫空飛奔,氣勢逼人。

  “真是太神奇了,木質結構的柱子是往里傾斜的,這種獨特的建筑方式叫‘側腳’。壁畫也是年代很久遠了,不管是山水還是人物,都很逼真……”游客張先生告訴記者這是他第一次來曲陽,北岳廟里寧靜優雅,從進門起就自然的放慢了腳步,感受悠遠的氣息。“原來根本就不知道曲陽還有個北岳廟,聽完講解后,確實感覺曲陽是個有歷史底蘊的地方。來值了,曲陽是個好地方!”山東的張先生止不住地夸贊。

  北岳廟壁畫是國之瑰寶

圖片默認標題_fororder_3

圖為北岳廟景區“德寧之殿”。資料圖

  “畫幅大,最大的一幅面積216平方米;人物畫像大,最高的6米;氣派大,不僅是研究我國壁畫的寶貴資料,同時填補了我國繪畫史吳派的空白。這是北岳廟壁畫的三大特點。”曲陽縣文物保管所所長、北岳廟博物館館長劉占利娓娓道來。

  劉占利從事文物保護工作已有10年。說起北岳廟里的壁畫,劉占利對記者說,壁畫看著好看,可要修復保護實在是太難了。“受自然和人為因素損傷,壁畫出現了裂隙、空鼓、酥堿、鳥類排泄物污染等病蟲害現象,可以說比較嚴重,而且在當時來說保護修復的難度很大。”回憶起參與修復保護壁畫的工作,劉占利十分感慨。

  北岳廟內的兩幅壁畫均為鐵線描法,不同的線描,表達出剛柔、厚薄、粗細不同的質感。畫中上百人物著色濃淡相宜,輕重得當,加上瀝粉貼金的技法,天然礦石顏料的應用,使壁畫歷經滄桑仍光彩照人,不失原來面目……畫幅之大,構圖之精,氣派之宏偉,世所罕見,國之瑰寶,具有重要的歷史、藝術和科學價值。

  在劉占利看來,似乎用再多的詞來描述這兩幅壁畫的珍貴都不為過。也正是由于北岳廟內壁畫的價值所在,所以修復保護尤為重要。為了確保了壁畫原真性和修復效果,2010年,曲陽縣委托具有文物保護勘察設計甲級資質和壁畫保護修復一級資質的敦煌研究院為德寧之殿內東、西壁畫制定修復方案。

圖片默認標題_fororder_4

圖為北岳廟景區壁畫一角。記者 路欽淋 攝

  “當時大家都特別謹慎。首先進行診斷,和診斷病人一樣,摸清病情,再對癥下藥。例如,病蟲害采樣,先分析土質和材料,之后進行修復材料和工藝試驗,確保材料配方、工藝科學合適,不會對壁畫造成不良影響再進行保護修復。”劉占利告訴記者,別看現在說著輕松,當時修復壁畫大家心里都沒底,根本不敢輕易下手。從決定修復壁畫,到修復工作完成,前后花了5年時間,僅定制修復方案就用時3年。

  通過前期詳細觀察、現狀分析研究、環境監測、現場試驗、修復前數字化拍攝等多項工作,2013年國家文物局批復了《曲陽縣北岳廟壁畫保護修復方案》。此后,國家投入保護資金500多萬元用于北岳廟壁畫修復。

  隨后,國家古代壁畫與土遺址保護工程技術研究中心(敦煌研究院),用了兩年時間,完成了壁畫的除塵、清污、補洞、修復裂縫及空鼓等保護修復工程。2015年5月該工程通過省級技術驗收。2017年4月河北省曲陽縣北岳廟壁畫保護修復工程獲“全國優秀文物維修工程”。

  劉占利從事文物保護工作的一半時間都在參與壁畫的修復保護工作。對他來說,修復只是第一步,如何保護好壁畫,宣傳它的價值是接下來他們要努力的。

  “我們采用最原始的辦法,安裝軟布簾,對壁畫進行遮擋保護,有效防止塵土和鳥糞對壁畫的傷害。專家也認為這是目前最有效的保護辦法。”緊接著,劉占利告訴記者,他們和敦煌研究院合作,對壁畫進行了數字三維掃描,建立數字檔案,使壁畫資料長久保存。同時利用電子數據開發壁畫文創產品——壁畫“鏡片”、“掛軸”等,有十多個品種。以此,更好地傳播壁畫的優秀歷史文化。

圖片默認標題_fororder_5

圖為北岳廟景區航拍景。記者 路欽淋 攝

  “文化+旅游”,北岳古城未來更精彩

  曲陽縣歷史悠久,文化底蘊深厚,文物古跡眾多。北岳廟里也絕不僅僅只有壁畫。

  北岳廟現存碑刻200余通,內容大多是歷代重修北岳廟的記載和祭祀北岳之神的祭文。從時代上說,自南北朝、唐、五代、宋、元、明、清和民國各代碑刻俱全,從字體上講,真、草、篆、隸、行等各體兼備,形成了一個龐大的書法體系,為研究我國書法藝術及書法理論提供了有力的依據。

  西漢石虎、北魏石獅、唐代大佛及龍燈等堪稱世界藝術瑰寶……北岳廟內還保存古雕刻作品100多件,內容有人物、動物、佛像、經幢等,這些藝術瑰寶千姿百態,造型優美,刀功細膩,線條清晰流暢,充分展示了曲陽石雕藝術在各個不同歷史時期的風格和特點,不僅是非常優秀的文化遺產,而且是古代勞動人民智慧的結晶。

圖片默認標題_fororder_6

圖為北岳廟景區石獅子。記者 路欽淋 攝

  為了把北岳廟景區發展的更好,近年來,曲陽縣按照國家、省市旅游部門景區整改提升方案要求,加大資金投入,對照《旅游景區質量等級評定與劃分》國家標準要求,對基礎設施建設、管理服務質量等進行了改造提升。

  “北岳廟是曲陽的一個地標,我們要把北岳廟的文化充分挖掘出來,讓北岳廟的壁畫、碑刻等通過各種方式能夠‘活’起來,讓更多人知道,了解。然后愛上曲陽。”劉占利說,目前曲陽縣正在“文化+旅游”上發力。

  依托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北岳廟和修德寺塔,結合北岳廟保護開發、復建修德寺,恢復北岳廟及其周邊歷史風貌,打造集吃、住、行、游、購、娛于一體的獨具特色的北岳古城……未來,文化旅游產業將成為曲陽縣的支柱!(記者 楊亞紅 路欽淋)

國際在線版權與信息產品內容銷售的聲明:

1、“國際在線”由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主辦。經中國國際廣播電臺授權,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獨家負責“國際在線”網站的市場經營。

2、凡本網注明“來源:國際在線”的所有信息內容,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復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3、“國際在線”自有版權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國際在線專稿”、“國際在線消息”、“國際在線XX消息”“國際在線報道”“國際在線XX報道”等信息內容,但明確標注為第三方版權的內容除外)均由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統一管理和銷售。

已取得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權的被授權人,應嚴格在授權范圍內使用,不得超范圍使用,使用時應注明“來源:國際在線”。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任何未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簽訂相關協議或未取得授權書的公司、媒體、網站和個人均無權銷售、使用“國際在線”網站的自有版權信息產品。否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將采取法律手段維護合法權益,因此產生的損失及為此所花費的全部費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師費、訴訟費、差旅費、公證費等)全部由侵權方承擔。

4、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國際在線)”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5、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在該事由發生之日起30日內進行。

黃色高清三级带_老司机视频国产在线观看_青青在线播放观看_欧美a片_美女网站免费福利视频_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